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服务网络

藏金阁娱乐注册

服务网络

中国股市是赌场?厉以宁率四大经济学家舌战吴敬琏

时间:2018-10-27 19:46:10  来源:本站  作者:

 

  晨报讯(记者刘书) 对中国证券界以至整个经济界来说,刚刚过去的这个星期天里发生的一件事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因为国内经济学界最具影响力的5位经济学家共聚一处,针对最近处于舆论焦点的中国股市发表自己的看法。这使有关股市的论战规格与激烈程度明显升级。这次会议透露出的信息是,5位经济学家的观点与另一位重量级人物——经济学家吴敬琏

  仅厉以宁、肖灼基、董辅、吴晓求[微博]、韩志国5个人的名字,就令参加这次“恳谈会”的媒体记者们倍感兴奋。试想,若不是一个分外重要的话题,这几位中国经济学界最知名的专家何以聚会一处?大家期待着论战中的诸多疑问在这里得到澄清,许多业界的猜测在这里得到证实。

  这次被简单命名为“恳谈会”的非正式会议,有着非同寻常的背景。人气颇旺的经济学家吴敬琏在怒斥基金黑幕后,再一次对年轻的中国证券市场抛出几大观点:中国股市是个大赌场,全民炒股是非正常现象,中国股市的市盈率过高……这位经济学界的重量级人物的观点顿时引发了一场论战,越来越多的经济学界高层人士参与进来。但以前这些经济专家都是零星接受舆论界的采访时发表过一些观点,所有问题都尚在“商榷”。昨日的聚首,则是首次集体站出来对吴敬琏的观点公开反驳。

  “恳谈会”于昨日下午2点在位于的科技会展中心一间办公室举行。尽管此前并未向媒体透露,但不到1点半,从各种渠道获知风声的记者们就已到齐,七八架摄像机、照相机全都抢先占位,严阵以待。不一会儿工夫,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间就被挤得无法过人。

  会议在较为激烈的气氛中持续了三个小时。五位经济学家几乎完全一致地表示:应该正确理解投机,合理的投机应鼓励而非打击,赌场与资本市场有本质不同,在所有特质上均不同;全民炒股是件大好事,表明包括发展资本市场在内的市场经济改革方向符合社会发展的要求,符合公众的意愿;对中国股市的发展现阶段来说,市盈率并不高。总之,他们认为吴敬琏的观点是缺乏经济学家应有的理性思考与专业眼光,“以‘不规范’为由,把资本市场打入冷宫的看法,不可取”。

  没有争论,就没有经济学家。中国的股市、中国的经济也一直都是在各种观点的不断争论中前行。敏感的人会发现,其实每一次论战都预示着新的东西即将到来。透过此次尚未平息的论战,我们同样可以隐约感到中国经济已走到了一个新的重要关口。

  历经十年风风雨雨,我国资本市场正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股市规模扩大,创业板即将建立;机构投资超常规发展,战略投资群体正在形成;国有企业在“有进有退”战略调整中肩负重任,成为国企按现代化企业制度改革的重要途径;资本市场在推进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大。在这个关键时刻,对股市的看法出现重大分歧是正常的,而且有些分歧由来已久。讨论的中心是沿袭传统的市场经济还是建立适应新经济发展的现代市场经济。

  如果要建立现代新经济的思路,就要充分发挥资本市场的功能。投机是选准了投资方向,抓住了投资机会,应让更多的人懂得投资与投机并无太大区别。有关基金的问题,我认为中国投资基金业取得了很大发展,并非全盘漆黑。遇到的问题是企业的不规范操作造成的,应增加政策透明度,加强市场监管,提高人员素质。中国现在是缺少机构投资者,他们的存在会使股市趋于稳定。

  当前证券市场出现的违规操作问题,我觉得对这个问题是有法可依的,可以调查、处分它,这不会影响中国证券市场的基本情况。我对中国股市充满希望,它有着美好的前景。

  赌博与股市有根本不同,赌博是一种财富再分配,是非正常的经济活动,绝不会增加社会财富。股市的二级炒作则推动了一级市场的发行,加快了货币向资本的转化,加快了小资本向大资本的集中,具有重要的筹资功能,而且具有特殊功能,那就是推动国企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广大股民正在做着前无古人的事情,把他们看成不务正业的赌徒,无助于市场经济的改革进程。全民炒股或者越来越多的公众炒股,表明包括发展资本市场在内的市场经济改革方向符合社会发展的要求,符合广大公众的欲望,有什么不好?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资本市场的活动,增加了公众的市场意识、投资意识和风险意识,表明发展资本市场是人心所向,也表明人们收入在大大增加。

  对我国资本市场应该关怀爱护,而非打击。股市不可能一产生就很完美股市不可能一产生就很完美,中国股市在特定条件下产生。中国股市的特殊功能是为改革开道,中国证券市场是学习市场经济的伟大学校,把它比做赌场很不合适。

  说中国股市市盈率高低问题得有正确的角度。国与国之间股市市盈率很难比较,都是具体情况下有高有低。我国股市是60倍的市盈率,但日本这些年是80倍,最高时还到过103倍。深圳股市的市盈率比美国低。证券市场上投资和投机是同时存在的,有人长线投资,有人短线投机,做投资与投机是可以相互转换的。对我国的证券市场,我们可以找出许多毛病,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它还是新生的婴儿,对于它的各种毛病,我们应该从历史和发展的眼光去看。它有病也不能用猛药,如果对股市人为打压,将来问题就大了,后果不堪设想。

  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批评抱有什么目的、站在什么角度非常重要,如果批评的观点作为个人观点无所谓,如果成为政策理论依据的话,就非常可怕,因为已有苗头显现出来。“赌场”的说法是很感情化的说法,经济学家不能被表面的经济现象迷惑,更不能以此作为理论概括。我们到底要建立什么样的市场经济?没有发达的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市场经济就不可能发展得好。

  21世纪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一要靠科学技术,二要靠金融。从传统金融到现代金融的过渡架构必须建立在发达的资本市场之上,如果这个理由成立,我们就没有理由不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5800万股民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全民炒股是好事情。现在中国5800万股民还显得太少,而且都在大城市,将来中小城市、农村居民有钱了,都加入进来,中国股市会有更大发展。全民炒股是形成社会化投资体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是培养人民群众金融意识的一个有效途径,是引导社会资源流向并且优化资源配置的重要条件,也是中国迎接全球化的必要实践。

  如果股市就是赌场,中国5800万股民不就成了赌徒?1200多家上市公司不就成了“赌具”?把股市比做赌场是很情绪化的评价。就沪深两市的总体市盈率状况来说,我认为是与我国经济运行和发展现实相适应的,没有偏离经济运行的总体轨道。(晨报记者刘书整理)

返回首页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