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产品展厅

藏金阁娱乐注册

产品展厅

山西陈鸿志涉黑集团:监控基层干部给公务员发工资

时间:2018-09-22 09:24:22  来源:本站  作者:

 

  “陈鸿志犯罪集团是目前山西扫黑除恶行动中,一个典型的、危害巨大的涉黑集团。”9月初,山西政法系统一名官员对上游新闻记者评价山西柳林前首富陈鸿志涉嫌有组织犯罪一案表示。

  9月3日,山西长治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检察机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对陈鸿志等39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警方同时表示,希望广大人民群众踊跃揭发,提供该犯罪集团的违法犯罪线索。

  此前,央视新闻频道以《山西破获特大涉黑团伙,暴力敛财巨额财富触目惊心》全面披露山西柳林首富陈鸿志涉黑案,报道称,陈鸿志被捕后,涉案财物被扣押、查封、冻结,初步评估约78.4亿元。仅房产一项,办案人员就在北京、太原等地发现341处,数量“大得惊人”。上游新闻于9月4日也曾刊发《直击山西柳林黑老大的“黑金帝国”》,报道了陈鸿志被抓后,柳林县、其老家孟门镇李家塔村的现状。据了解,陈鸿志的住宅达3800多平米,背后靠大山、前望黄河,曾为了风水修改黄河河道,在家门口修建大坝。

  该官员表示,暴力敛财,“以打开路”是陈鸿志犯罪集团的一个首要特点,暴力手段贯穿在陈鸿志黑恶发家之路的始终。而其另外一个危害就是,操控基层政权。

  一位吕梁当地人士对上游新闻记者介绍,他与陈鸿志是同学,陈鸿志出生于1975年,是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人。陈鸿志家庭贫困、学习也不好,可能觉得读书没出路,后来就去当兵了。

  1999年,陈鸿志从武警部队退伍后,由于找不到好的营生就去澡堂给人搓澡,在此过程中结识了一位当地达官显贵,该人看陈鸿志干活卖力人也机灵,就指点他去做开采石料的生意,并借给了他本钱。

  开石料厂赚了钱后,陈鸿志筹集资金建起了柳林县最豪华的燎原商厦,通过开商厦经营高端服装、餐饮等,陈鸿志结识了柳林县更多的政商人士,其时正值煤炭经济崛起之时,陈鸿志就与这些人合作承包煤矿,仅2003年,陈鸿志就花费2.58亿元一口气承包了5个煤矿。

  当年正值煤炭经济崛起之时,谁都知道承包煤矿是暴利生意,几乎没有人愿意主动放弃煤矿的承包权,陈鸿志何以一年间就能买到5个煤矿?当地人称,这些煤矿的所有权都是村集体,对于不愿被低价收购煤矿的矿主,陈鸿志就指使村委会出头解除承包合同,对于不听话的村委会,陈鸿志就指使村民出头闹事,把村支书和村主任搞下去。

  一位山西籍媒体人称,其十几年前曾采访报道过田家坡村被陈鸿志抢夺集体煤矿的事,报道刊发后,陈鸿志抓住村民,用尖咀钳子拔村民的阴毛,以此折磨村民杀鸡儆猴。

  当地人称,依靠围堵打砸、挖沟断路、组织黑社会、强迫低价收购、操纵基层选举,陈鸿志一举控制多个煤矿,成立了山西柳林凌志集团并自任董事长,迅速崛起为柳林县富豪。在因7000万嫁女闻名于世的联盛能源邢利斌破产后,陈鸿志跃升为柳林首富。

  有接近陈鸿志的人士告诉记者,陈鸿志在管理上颇有手腕,他的公司工资比其它公司高不少,但是极其严格,稍不留神半月工资就被扣掉。辞职者从来就别想拿到最后几个月的工资。

  今年6月,网上流传的一份自称为受害人提交的材料,列举了陈鸿志收买受害人,妨害作证、盗采邻矿资源,挖塌安保煤柱、断路、放火、操控孟门镇等乡镇的村委会选举、非法拘禁村主任、非法暴力强拆村庄、瞒报矿难等共41宗罪。

  这份材料显示,成家庄煤矿2003年由刘锦奇、王保军承包,2007年,陈鸿志以1.4亿元总价购买两人的股份,实现了煤矿的转包。在未付清刘锦奇股份转让款项时,陈鸿志用非法拘禁刘的司机和员工刘钧义、陈丽芳的手段,迫使刘锦奇移交了全部煤矿手续。成家庄煤矿又整合了昌盛煤业,成为凌志集团的主力煤矿。

  对于不听话的人,陈鸿志则以“公司内部反腐”为名,在柳林县的燎原商厦和煤炭大厦设立专门打人、打员工的“双规基地”。并串通柳林县公安机关有关人员,将公司“处理”过的员工再交由公安机关打击,公私刑并用,慑服所有员工。

  “2011年10月以来,陈鸿志在煤炭大厦旁边的职工培训中心设立调查组,陈鸿志带十几名保安为行刑队,对公司科级以上人员轮流传唤、非法拘禁,将刘云扣、王卫兵等十多人打伤住院,然后调动柳林县公安局,将刘云扣、康三润等人送往县看守所拘留。”这份材料中写道。

  “陈鸿志公司的电脑里,办案人员找到一个给当地部分公务人员发工资的名单。”山西政法系统的官员向记者透露,“陈鸿志集团至少操控了当地一批村级政权的选举。”

  一位山西资深媒体人表示,在柳林县孟门镇,陈鸿志通过其父、前冯家沟村支书陈月福,几乎控制了孟门镇所有村委的选举工作。可以配合凌志集团,能镇得住村民的人才能获得陈鸿志的支持而上台,以至于许多被群众诟病甚至痛恨的“村霸”被选举为村主任。其中多名村主任均是通过陈鸿志出钱贿选或者暴力干预而上台的。

  那些不配合的干部则遭到疯狂报复。比如,原本是陈鸿志的本家亲戚的陈秋平2016年4月任成家庄镇党委书记,因在围堵邓家庄煤矿中不配合凌志集团的行动,遭到陈鸿志的疯狂打击和欺辱。

  多位柳林县当地人士表示,陈鸿志通过其亲信村主任,组织成家庄村、田家坡村、马家梁村等老百姓上访,然后以陈秋平不能维持基层稳定为理由,通过县主要领导将陈秋平停职。

  2016年中秋节后不久,陈鸿志打电话约陈秋平到柳林县煤炭大酒店,陈秋平一进酒店大厅就被保安抢走手机。2017年正月初六,陈鸿志和其父陈月福将陈秋平父母在李家塔村居住的家中水电掐断,令其不能居住。同月,陈鸿志组织多个村庄党支部书记签字,一起上访告状,要求陈秋平搬出陈家庄镇。2017年清明节,陈鸿志部署人员,将陈秋平祖坟挖毁,墓碑砸烂。

  据当地村民称,陈秋平被免职后,曾多次举报陈鸿志及其同伙,均未果。陈鸿志也多次想找其私下和解,但都被拒绝了。陈鸿志派人带着钱找到陈秋平的父亲想“息事宁人”,“陈秋平的父亲是个老党员,他当时说,‘我儿子当的是的官,不是你陈鸿志的官’。”

  陈鸿志犯罪集团落网后,记者多次联系陈秋平了解详情均未果。不过,据当地政府人士透露,陈秋平已经被重新任用。

  据上游新闻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包括山西柳林县孟门镇车则坂村原党支部书记王兴、孟门镇石安村原主任李常军、贾家垣乡王家焉村原党支部书记车逢芝、孟门镇贺龙沟村原主任陈子福、成家庄镇田家坡村支部书记张香平等十多名当地村干部,被认定为陈鸿志犯罪集团成员而被捕。

  山西长治市公安局微信公号“平安长治”发布的通告显示,柳林县法院干部张泽平、柳林县邮电局职工陈富香、凌志集团职工康志兴等三人为陈鸿志犯罪集团嫌疑人。

  记者查询柳林县法院官网发现,张泽平系该院成家庄法庭庭长。据当地人证实,张泽平与陈富香为夫妻关系,陈富香是陈鸿志的姐姐。目前,张泽平已经被免职且已于近日被抓,陈富香为公安部A级通缉犯。

  截至目前,柳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陈杰、原柳林县公安局成家庄派出所所长高建斌等多名警方人员为陈鸿志犯罪集团成员。

  此外,据上述举报材料称,2015年被双开原柳林县县委书记王宁与陈鸿志“关系匪浅”。王宁此前担任柳林县县长,按当时干部任免规定只能异地提拔或调任官员任县委书记。在陈鸿志资助2000万元资金后,王宁被违规提拔为柳林县委书记,“王宁如不听陈鸿志的话,陈甚至会当众扇王宁耳光。通过对柳林县主要领导的控制,陈鸿志将自己的同学、亲戚、朋友安排在了公安、煤管、土地、水利等主要职能部门。为陈鸿志非法占地、越界开采、私挖乱采、涉黑犯罪提供保护。”

  在被抓捕前,陈鸿志曾多次被举报。十年前,陈就已经被公安部专案调查,却被莫名其妙地终止。

  另外,记者从当地知情人士处了解到,陈鸿志近年从某企业购得一套技侦设备,主要用于监控地方干部,并形成网络监控和删帖力量。

  其中,2017年9月,网络平台大量出现柳林县穆家坡村强拆打人视频和文字等,网友进行了复制和转发,但随后大部分消声匿迹。

  “我和网友一样,进行了复制和转发,结果陈鸿志在我们转载四五个月后,突然起诉我,诬陷那个帖子是我发起的。”一位百度贴吧网友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在被陈鸿志起诉后,一审被判有罪,目前该案处于上诉期。

返回首页返回首页